10月9日,來自湛江的19歲女孩小慧(化名)以打工名義來到廣州,與一名年輕女孩碰頭後消失了。家屬經過幾次聯繫認定小慧落入傳銷組織之手,更在隨後接到勒索電話,被要求支付贖款。家屬無奈之下報案。
  幾經折騰,小慧終於出現,卻不願跟著家人回家。她覺得家人的作為不可理喻,因為她難得度過了17天快樂自信的日子。
  10月9日
  與一女子會合後失蹤
  昨日下午,白雲區鶴邊村鶴鳴公園附近,小慧的表哥梁先生與親友,四處觀望著在公園周邊休息的陌生人。“我們打聽到這附近有很多傳銷的人,就過來碰碰運氣”,梁先生指著幾個坐在板凳上休息的男子,表示那正是傳銷人員。
  談起事發經過,梁先生表示家人對於小慧的行動都不是很瞭解,只知道大概情況。10月9日,剛剛中專畢業的小慧以打工的名義向家人告別,從湛江出發,第一次踏入廣州。當天下午,小慧在廣州打工的弟弟接到了她,一路送她到白雲區鶴邊村口對面的天潤廣場。
  下午6時許,一名穿著藍色衣服,與小慧年紀相仿的女孩前來會合。小慧的弟弟由於臨時有事,又見對方同是年輕女孩,小慧還稱是她同學,就沒有多留心眼,先行離去。“之後小慧的去向我們就完全不知道”,梁先生表示後來通過調看廣場的監控視頻,發現了小慧的行蹤:9日下午,小慧與藍衣女孩進入商場內購物。下午7時許,兩人從商場出來,身後多了一名男子,商場門口也多了兩名等候的男子。小慧最終和這四人一起離開監控的範圍。
  家屬接到勒索電話
  小慧與弟弟分別的第二天,遠在湛江老家的母親,就收到小慧手機號發來的信息,表示手機已經不在她本人手上。“我妹妹就上Q Q跟她聯繫,她只說手機丟了,讓我們不要再打電話找她”,梁先生稱,接下來的幾天,小慧完全沒有了消息。
  接下來幾天,小慧本人通過空號聯繫到母親,稱自己從佛山出發前往廣州,但小慧在廣州的親友前往流花車站等到晚上都沒見到她的影蹤,家人意識到小慧可能落入了傳銷組織的手中。“後來小慧再打電話過來,她母親提醒她小心被傳銷組織騙了,讓她趕緊回家”,但小慧不發一語掛掉了電話。
  “具體哪天我忘了,反正就接到了勒索電話”,對方聲稱小慧正在他們手裡,如果不給錢就要將她賣到山東。梁先生提及,對方要求當天給出贖款3000元,逾期則要增加至5000元。意識到情況不對勁,梁先生從湛江出發,來到廣州尋找表妹。
  22日,梁先生又收到小慧母親轉過來的錄音,電話是不知名男子通過小慧手機號打來的。對方詢問小慧家人是否已經籌集贖款,小慧母親表示3000元都無法籌集,更遑論5000元。“我不管,要不你就別要你的女兒。如果下午還沒有錢,你看著來。我們怎麼玩你的女兒都行,我老闆一句話下來,你女兒回去也是殘了”,之後對方再沒有電話聯繫。
  10月24日
  民警教家屬如何“守”回家人
  10月24日,梁先生與廣東電視臺記者再次前往嘉禾派出所報案。在等待的過程中,派出所內一名女子大吵大鬧,小慧家人通過民警瞭解到那正是從傳銷窩點被解救出來的女孩。民警稱,這名女孩是其父親自己去可疑現場守回來的,並表示傳銷活動一般不會出現傷害事件。之後,民警還教家屬識別附近傳銷人員的特征習慣,以及如何“守”回家人。
  10月26日,梁先生又收到小慧母親轉過來的一條信息:“本來好好的,要這樣子,我倒要看看誰更虧!什麼叫後悔,我要讓她賣淫去。”這條信息同樣來自小慧的手機號。當天,他們在附近一個公園發現了那個與小慧會合的年輕女孩,將其帶到派出所。
  10月27日
  女孩現身否認加盟傳銷
  昨日下午3時許,梁先生突然收到小慧媽媽的電話,“他們說把人放了,現在越秀公園地鐵站”。梁先生覺得這可能是對方耍的小手段,“但我還是得去”。
  半小時後,在越秀公園的地鐵站某出口,梁先生與記者見到了失蹤多日的小慧。瘦小的個子,齊劉海,馬尾辮,簡單的T恤牛仔褲,和普通的打工妹沒有兩樣。她失蹤數天的經歷,似乎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。唯一讓人察覺到異樣的,是她的對抗情緒。
  “跟你們說沒用,你們不會相信的,沒有一個人相信我說的話。”記者還未說話,小慧就先開口了。她自顧自地走在前面,買票、等地鐵,小慧的大哥也來到現場,幫她拖行李箱,兄妹倆交流甚少。小慧的大哥告訴記者,家裡人曾經在電話里說過她是傳銷,讓她趕緊回家,小慧因此很抗拒。“很難跟你們解釋清楚,總之我不是,但我知道你們都不相信”,小慧一臉倔強地直往前走。
  “如果我真的是乾那個的,你覺得我可以這麼自由地出門嗎?”在交談中,她刻意迴避“傳銷”兩個字,提到時都會用“那個”代替。她說,她知道傳銷,那是“有進無出”的,可自己現在行動自由。
  自稱去了練口才,變得不怕事
  小慧並不多言,在記者和她聊天的時候,她多數是沉默的。特別是談及這幾天的經歷,她多是沉默半晌,然後無奈地嘆氣說“你們不瞭解”。
  從她的隻言片語中大概瞭解到,她在“那個地方”主要是上課,“培訓口才之類的”,男男女女共有十多人一起,大多跟她年齡相仿或者年紀更小。一些口才較好的人會為他們上課,每個人都要去演講,“我之前很膽小,現在我不怕跟你們(陌生人)說話了”。小慧表示,一起培訓的人也有被家人認為是傳銷的,但他們都沒有回家。“大家住在一起,自己做飯吃,很開心,不是家人找我,我都不想回來。”
  面對家人報案的行為,小慧感到不能理解。“我一點危險也沒有,為什麼要報案?”她告訴記者,有人打電話向她家裡要錢的事情,她是知道的,是因為如果自己打回去要錢會被家裡認為是傳銷,才讓別人打,“那3000元就是學費,我上課的學費。如果是綁架,有要這麼少的嗎?”然而,當問及替她打電話的是誰,培訓的具體內容以及是誰介紹她去培訓時,小慧搖搖頭,一陣沉默。
  “你還是認為我是傳銷,我不說話了。”她說。小慧的哥哥在一旁聽到,暗暗搖了搖頭。
  小慧與哥哥在黃邊站下車,等來了堂姐後,一行三人打車來到白雲區梁先生落腳的地方。一路上小慧低著頭,手臂任由堂姐拉著,嘴唇緊閉,即便堂姐與哥哥用家鄉話說笑時,她也是面無表情。堂姐表示當晚就要帶她回家,小慧卻顯得無所謂,“你們要把我帶到哪裡就哪裡吧,你們找我,我出來就是了”。
  隨後,梁先生表示還須帶小慧前往派出所銷案,謝絕了記者的採訪。
  警方通報
  傳銷組織謊稱女孩被綁架
  南都訊廣州白雲警方昨日向媒體通報:10月27日下午16時許,白雲警方在嘉禾街某賓館找到了失蹤人員梁某(女,19歲,廣東湛江人)。
  日前,事主梁某東向白雲警方報警,稱其姐姐梁某於10月9日在白雲區嘉禾街附近失蹤。接報後,白雲警方成立專案組,開展案件調查工作。27日下午,事主向警方報稱,梁某剛與家人聯繫上,並告知其正身處嘉禾街某賓館內。獲悉情況後,民警立即與家屬一起趕赴該賓館,將梁某帶回派出所協助調查。經查,所謂“失蹤”女子梁某於10月9日經一網友介紹,來到白雲區嘉禾街找工作,隨後被該名網友帶往望崗某出租屋內參加一個名為“中國×× 營銷公司”的傳銷網絡“培訓”。在所謂的培訓期間,梁某手機被人拿走,但未被限制人身自由。在獲悉加入該傳銷組織須繳納3000元加盟費後,梁某急於加盟,但苦於沒有足夠錢款,於是同意由該傳銷組織人員打電話給其家人謊稱其被綁架,向家人索要錢財。梁某得知家人正四處尋找她下落的情況後,心生悔意,遂主動與家人聯繫。
  目前,白雲警方正抓緊對此事做進一步調查。
  統籌:南都記者 連楷
  採寫:南都記者連楷 謝亮輝 見習記者 饒麗冬
  通訊員 白公宣 龔宣  (原標題:19歲女孩被騙去做傳銷 失蹤17天現身不願回家)
創作者介紹

一夜告終

jn35jnud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